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生活

法家高徒 百零五章 律令,诛杀!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9:57

法家高徒 百零五章 律令,诛杀!

“龙气反噬,怎么可能如此剧烈?”

碧清老道口鼻冒血,看着下方以肉眼速度可见消失的阴气,他的眼睛里充满震惊。

“知北县乃是边陲之地,大乾龙气稀薄。否则宗派弟子,外域神灵也不敢在此频频活动,发展信众。此地更是偏僻,人烟稀少,就算神灵也不会过多关注,按照我的推算少有个时辰空隙。现在不过一刻,人道气运怎么可能如此的炽烈蓬勃?”

本来十分浓郁的阴气,好似被泼上了硫酸,又好像暴露在骄阳下的白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化,变得稀薄。

形貌可怖,手持长刀,好似凶神恶煞一般的鬼兵在龙气面前更是不堪,仿佛是一堆猪肉被扔进了硫酸炉,瞬间被烧焦消融,彻底的消失于无形。

“不!”

看着道兵被龙气吞噬,碧清不由的面色大变,因为惊惧,他的瞳孔都收缩成了一条看不见的直线。

嘭!

炽热勃发的龙气扭转身姿,龙眼怒睁,撞击正黑气的中心。无数的鬼兵好似保龄球一般,被重重的撞飞。

有倒霉鬼兵直接落在象征大乾法度威严的法之上,好似碰触到高压电一般,瞬间被灼成黑炭。

噗!

噗!

噗!

碧清道人只感觉自己的胸膛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重重的捶打几拳,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倒退,赤红的鲜血从嘴巴里不要命的涌出,很快就染红了他的胡须胸膛。

碧清老道强忍着彻骨的剧痛,从怀里掏出几粒桐梓大小的药丸,抓起一把,数也没数就吞噬下去。

强劲的药力释放,让他身上的疼痛减轻不少。这才有心思看着下方,不论是鬼兵还是阴气,在龙气秋风扫落叶的攻势之下,都岌岌可危。

但是碧清老道却没有任何好的办法,他虽然自负,而且道法也很是高强,但是却没有狂妄的认为能够抗衡大乾龙气。

他现在只是期望,大乾龙气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但是,他的愿意显然要落空了。

嗷!

人道龙气抽丝剥茧,发现了一丝碧清的痕迹,赤色的龙气摇头摆尾的飞起,在空中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对着碧清隐身的方向重重的抽了过去。

啪!

碧清道人好像听到头顶传来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仿佛有一种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正在强行剥离。

他头顶青色的气运顿时如同被拳击一般,不停的摇曳,颓败流失,好像是风中的烛火,有一种马上就要崩塌的感觉。

碧清道人面色苍白,眼睛中有掩饰不住的惊惧。

天有天运,天运尽,则天荒。

地有地运,地运尽,则地老。

人有人运,人运尽,则寿终。

他自幼入得道籍,修成阴神,从而获得教中高层赏识,被委以重任,更有无数信徒供养,有着一般人想象不到的权势。

气运自然要比常人浓郁,甚至比低阶的朝廷官员还要强上几分。

但是,这点气运和象征国家的龙气相比,却是渺小不堪,微不足道了。

噗!

一盏金色的油灯陡然点燃,射出光芒,不仅挡住了龙气的镇压,更定住即将溃散的气运。

碧清惊惧的看着空中灯油干涸,布满裂痕,好像随时都会破碎的神灯,眼睛里流露出肉疼的神色,就刚才那一下,不仅消耗了他数年的积累的天银。

而且他温养了几十年的法灯已经濒临破碎,除非有天才地宝温养数十载,才有恢复的可能。

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如果不是他的气运有法灯镇压护佑,恐怕龙气这一下就能击散他的气运,让他身死道消

法家高徒  百零五章 律令,诛杀!

,沉沦罪土,永世不得超生。

粗重的喘息几声,碧清道人的脸色这才稍微有点恢复。

真是可恨!

看着坚如磐石的司徒府,碧清眼中的愤恨之色更浓。

“道人,你以阴干阳,神道干政,此乃不赦之罪,当诛!”

司徒刑眼神幽幽,仿佛能够看到一身狼狈的碧清老道,面色严肃,声音洪亮的宣判道。

轰!

法大张,一丝丝秩序之力在其中交织,两条丝线之间的距离虽然疏朗,但是却给人一种疏而不漏之感。

碧清老道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自己好像就是那中的鱼,案板上的肉,随时任人宰割。

“究竟是怎么回事?”

碧清老道有些狐疑的看着四周,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自处。

“律令,诛杀!”

司徒刑目光幽幽,声音冰冷,但是却出奇的宏大,好似九天之上的神灵怒吼,又好似人间帝王下旨。

漫天的龙气陡然凝聚成一道宽大好似刀斧的法刀,瞬间从天而降。

碧清老道一脸惊惧的看着空中,脸色越发的苍白,看起来好似死人一般。

那刀斧下落看似十分缓慢,实则极快。

不过瞬息功夫,就离碧清老道的脖颈不过数尺。只要落下,碧清老道必定被法刀枭首。

这就是法家的强大之处,只要有龙气法的地方,就是他的主场。不仅攻击的手段五花八门,

甚至不需要见到本尊就能调动龙气,律令的力量。进行致命一击。

“想要杀我,没有那么容易!”

看着越来越近的刀斧,碧清老道快速的回溯了自己的一生,有爱,有恨,有对,有错,有幸福,但是更多的却是遗憾和缅怀。

突然,碧清老道的眼中流露出疯狂执着之色。

“我刚刚成就鬼仙,道业未成,不能死在这里。”

嘭!

那盏本就残破不堪的法灯瞬间爆炸,巨大的力量瞬间摧毁四周的一切。不论是参天的大树,还是重达千钧的巨石,都顶不住法灯自爆迸发出的惊人力量,只抵抗瞬间就被变成一堆碎屑。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干扰,但是足以令巨大的刀斧失去准头,巨大的刀斧蹭着碧清老道的头皮落下,一丝丝花白的头发被切断落在碧清老道一旁,露出一个锃明瓦亮的头颅。

碧清老道不知道是因为惊惧还是因为愤怒,整张脸瞬间潮红,嘴唇不停的颤抖。

轰!

龙气所化的刀斧落在黑色的土地上,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坑陷。

一丝丝白色的液体从坑陷中渗出,很快就汇聚成一滩白光。

地下水!

假以时日,这里必定会形成一条小溪,或者是湖泊,也将会变成野生动物的乐园栖息地。

噗!

碧清老道顽强的挺着腰板,但是他的脸色却出奇的潮红,好似高烧不退,有着一种病态。

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碧清老道的气血更加的衰败,但是好在空中的龙气还有法的力量已经被消耗了不少,看积蓄情况,短时间不会再次落下。

九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九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九江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九江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九江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