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美食

这样的黑锅经典教育背不起我们结婚了20100807

发布时间:2019-07-17 06:33:06

这样的孩子,难道识字会成问题吗?

我一直说经典教育而不是读经教育,是因为目前的一些读经教育,并非都是经典教育。

同样的道理,难道我们体制教育里出现几个反常的孩子,我们就否定了整个体制教育吗?

媒体报道,背诵使他的记忆力得到了空前的开发,他也由此成为别人眼里的神童。

真正的读书人,“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这就像牛羊吃草,先吃很多的草,再慢慢反刍。

古人还讲“游学”,孔子当年带着弟子走到哪,教到哪,学到哪。死读书读书死的不是真正的经典教育。

现在,再来看时下的争议。

当然,我这个提法,也带着某种“功利主义”色彩。“君子谋道不谋食”,想好处占尽,没有任何弊端,这样的教育恐怕目前还没有。

比尔·盖茨7岁的时候就能非常熟练地背诵《圣经》里面的《马太福音》,大约有3万字。

以下,是千人行书院两位完成30万字背诵的学子,向文礼书院提交的入学申请书,一字未改,供大家参考。

孩子0-13岁是记忆力黄金期,而13岁以后,理解能力越来越好。在记忆力的时候,多多背诵。有一天,开悟了,一肚子的锦绣文章,就变成了孩子的血液和筋骨。

南先生主张读儒家书必须诵读。

相关阅读:

和社会脱节问题,有没有?有。

这番话,既承认许多学者大师从小背诵的事实,却否认背诵,很有自相矛盾的嫌疑。

经济之声评论员、国际经典情商教育系统课程讲师

不过,有些孩子读了一肚子经典却无法融入社会、无法融入体制教育,的确是事实存在。

所以,这个问题,也不该由经典教育背这个黑锅。

抓住某个失败案例,

所以我说,经典教育背不起黑锅,我们不能以偏概全,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事实上,记诵之学,作为一种学习方法,非常符合科学。

历史上,这样培养出的学者大师不胜枚举。

04

05

真正的经典教育不会和社会脱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要向书本写,向老师学,向社会学,向大自然学。

现在某些读经机构,把孩子关在某个地方,让孩子一门心思读圣贤书,与现实世界隔绝。可是,这是经典教育吗?

目前看来,经典教育,适合的,是学龄前教育。理想的,是在体制教育里,开展经典诵读。

先生您好:

抓住某个失败案例,就否定整个经典教育,多么草率啊,这样也不公平。

學生卞佳運,15歲,河北保定人。自八歲開始輟學讀經,只因當時未聞老實大量之教,又是為逃避作業而讀經,不知讀經意義之重要,故雖已讀經,仍然漫無目的,路途坎坷。及至2012年聞北京有一學堂,便欣然前往,就讀兩載有餘。但因學堂未老實大量,便有回體制之念。幸吾母深明大義,將我強行制止。後至2014年8月中旬,有同學家長言於吾母曰:此處非長久之計,宜易校而學。吾母始悟,於8月下旬將我送至千人行書院,與院長吳先生交談,方知讀經是一生之事,非一時之計,老實大量是讀經上上之法,非迂腐之論。和体制教育脱节,有没有?这个问题也存在。

试问,那些一门心思接受经典教育的孩子,不正是因为对体制教育不满意才出来的吗?

文禮書院入學申請書(卞佳运)

另外,没有深入了解,怎么确定读经是“僵化的死记硬背”?

时下,出现一波反“读经教育”的声音。

“人总是有局限,这个局限是受限于有多大的能力和意愿,读书就是突破这个局限的方法。”(比尔·盖茨)

至于学者大师,历史上,通过读经背诵培养出的学者大师实在太多太多了。

“高声吟哦朗诵起来,把自己的感情放进去,可以与书中人物打成一片。如读《论语》,有时好像自己就是孔夫子了,在无形之中,又是一项德育的潜移默化。而在生理方面,又等于做了深呼吸,练了气功。”(南怀瑾)

南怀瑾被公认学问渊博,他说,我练的是“童子功”,这都是我十三岁以前熟背这些古书的效果。

02

01

有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批评读经热:

03

我倒认为,体制教育应该给经典教育提供更多的接轨通道才好。

就否定整个经典教育,

事件的缘起是媒体的一个报道,《少年退学读经10年,回归后识字却成了问题》。

怎么看待这事?我对事实的基础很怀疑。

真正的经典教育,主张从小读诵大量的经典文章,以古圣先贤为师。但绝非仅仅读几本书了事,一切经典,像音乐、绘画、电影等等,古今中外,凡人类智慧的经典文化,都囊括其中。

06

按照报道中说的,这个郑惟生,可以背诵20万字经典,,也可以独立学习,每天午夜十一点,等老师入睡,就打着手电筒偷偷读书。

有“读经少年”苦学十年终却难以适应现代社会。孩子在本该接受中小学义务教育的年龄,被家长送去“读经”,甚至连字都认不全,和现实生活脱节了……

该说说什么是经典教育了。

古人讲六艺:礼、乐、射、御、书、数,真正的读经,有音声之美,也融入音乐、书法等众多美育的内容,又哪里是“僵化的死记硬背”呢?

有一个核心症结,是“死记硬背”。反对僵化的死记硬背,是常识之一。影响家长判断的,也许是有许多学者大师从小背诵的事实。但这只是一个常识性的逻辑问题:学者大师能背诵,不等于能背诵就是学者大师。

草率啊!

昆明治癫痫的医院
服抗癫痫药物期间能要小孩吗
哈尔滨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