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法律

墨香画眉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16:04

秦淮河水凉,石桥墨竹晃,画眉雨中飞,静落他窗框,月潮空城荡。素面望,北城墙。城外破叫嚷,寒夜烟花烫,桂树已蔓火光。菱花铜镜凉,眉添黛料香。与彼共醉兮,桃花飞往兮,偷偷弄墨涂画你睡脸兮,齐眉低身对笑兮,如今唱离梅雨声声凄……  ——楔子  (一)  “呜呜呜……”边塞号角声四起。  一骑骑红尘飞驰过,马蹄声,踏碎了黄沙,尘烟缭绕,遮蔽了空中的炎日。  一切,都是为了谁的厮杀?  ……  “弓箭手准备,放箭!”  随着一声令下,城墙上的箭矢犹如蝗虫般涌现,根根箭雨在天空划过一道弧形,密密麻麻的向城下的大军落下。  惨叫声在城下不断的蔓延,激起一朵朵血花,映衬着血色的天空。  箭雨过后,两军对峙,只是地上多了些尸体,旗帜仍在空中飘扬。这一切,仅仅只是个开始。  “攻城!”  “呜呜呜……”城下的号角声似乎更加嘹亮了,热血的斗志,扩散到军中的每一处。  他们手里紧紧的握着刀剑,冲锋着,攀登着梯子,躲避着城楼上的箭矢、石头,还有火油。前面的倒了,后面的继续挥舞着兵器。仿佛这一切只是个规律,用生命和鲜血铸造的方程公式。  无穷无尽的厮杀,蔓延着整个城楼,空气中弥漫的鲜血,刺激着人们的神经,红着眼,收割着一条一条生命的灵魂。原本蔚蓝的天空血色欲滴,红透了半边天。  “杀……杀……杀……”  “兄弟们,我们身后就是我们的父母妻儿,就算死,我们也要守住……我们要给这些胡奴小儿看看,我们天朝的男儿不是孬种,……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好儿郎,上戎装,一心肝胆明月照,不斩胡奴血难偿!……蛮夷之邦,敢侵犯我天朝境地!杀!”  一道道白色的剑刃闪过,头断,血流,残躯断落在地,空洞的眼神,仍死死的睁大着,刀匕紧紧握在手中。不屈不服的表情,仍狰狞着,做着死前的挣扎。  “轰。”城破。屠杀越演越烈,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城楼中不断传出。  战争,不过是场刽子手的游戏,人命是不值钱的。  风沙吹过,残阳泣血,一切都结束了。四周静悄悄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头颅,残躯,断刃,还有在风中萧瑟的残破旗帜。地上堆满了尸首,在黄沙的飞扬中,安静的躺着,渐渐的消失在世界的另一边。  只是远方,仿佛听见了亲人在哭泣。  血色,染成了一朵朵盛开的桃花,花枝招展,嫣然的开放着,不断的向远方蔓延,蔓延……  (二)  “前方捷报!”  “快念!”京都朝庭,皇上坐在龙椅上,目光急切的盯着下方的传令兵。  “遵旨。”传令兵单膝跪地,遵命道:“胡奴蛮夷三天之内已接连攻下云州、燕州、古州、潘州、王州,正挥军南下,直指京都,前方告急!”  寂静!满堂的文武大臣,全都安静地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息!  皇上似乎瘫痪了,坐在龙骑上,耳边嗡嗡作响。手指狠狠的抓在金色的龙头上:“废物。一群废物,想我央央天朝,居然被一个蛮夷打败,笑话,笑话啊!”  “皇上息怒,微臣愿意领兵前往,把蛮夷胡奴杀得片甲不留,以显我天朝威风。”一个身披将甲,头发花白的武将,凛然上前,拱手请命道。  “皇上。”一个身穿文服,花白胡须的大臣也忙上前拱手道:“微臣觉得陈老将军,虽然威名神武,但年事已高,不宜出征。而蛮夷来势凶猛,臣觉得应议和为好,暂起缓兵拖延之计。待到我天朝强盛之时,再灭他蛮夷小邦不迟。”  “皇上,万万不可,这让我天朝威名何在?会遭到他国的耻笑的。”老将军气的吹须瞪目,咳嗽着向皇上请求道。  “皇上,这只是一时之计。况且皇上也要为江山社稷着想啊!当年韩信忍胯下之辱,才能成一代名将,战功硕硕啊!如今皇上,只是忍一时耻笑,他日定灭胡奴血耻,那时还有谁敢笑话我们天朝!”  “皇上,三思啊!……”  皇上沉思了一下,皱着眉头,摆着手道:“爱卿休言,朕心意已决。明日,割地求和!”  “皇上!……皇上!……”  “退朝!”  (三)  院内,几株桃花树灿烂的开放着,粉红的招惹了些兰蝶。微风习过,吹撒着几片桃花瓣,零零落落的,美得让人不禁迷了眼。  屋内,新颖的家具整齐的排放着,一桌,两椅,一床,一座梳妆台。窗户外新婚的窗花仍旧还是红色,宣扬着喜庆,被风吹着嗖嗖作响。  女子起了床,穿好衣裳,整理着被子,摸了摸床单,却有些寒意。昨晚窗外起了一夜风,黑洞洞的,声音有些慎得慌。只是孤单女子一人,一夜未宿。  一切,都只是个可怜人,少了枕边人,冷暖自知。  女子端坐在梳妆台前,束着发髻,插上绣花发簪,描了黛眉,对着菱花铜景,贴了黄花。  “夫君,不知一切安好?莺儿甚是思念,只望你早日归来,不求功利,平安就好。”女子题笔而落,在信里还夹着几片桃花瓣,合上信纸时,眼神里流露着落寞。叹了口气,只怪世态不安。  窗外美景依旧,只是窗口飞入了一只画眉鸟,看着屋内的女子莺啼着。  “轰。”一声巨响,城中顿时一阵骚乱,哭喊声连天。  女子起了身,推开门,来到院子里张望。  画眉鸟却在她身旁飞来飞去,不安的啼叫着。  “开门,快开门!”院门外突然被敲得震震响动,传来一声声叫喊。  女子十指紧扣,紧张的看着院门,不知所错。画眉鸟更加不安,窜着翅膀,急叫着。  “哗啦”一声。院门被踹开,几个士兵涌进院内,伸出长枪直指女子。  他们身上的装束告诉女子,他们不是天朝的士兵。  难道他们就是,蛮夷胡奴?女子心里顿时一阵咯噔,绝望的眼里流露出了哀伤。  “夫君……夫君……”  “你们想干什么?”女子看着围着她身旁的士兵,咬牙切齿道。  “带走!”其中的一个拿着剑的小队长色咪咪的看着她道。  “哈哈……想带我走,我虽然不能上阵杀死你们这些蛮夷胡奴,但我死也不会做你们奴隶的!”女子紧握着拳头大笑道,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手心内,点点血滴流出,在手帕上染红了一朵朵血色桃花,妖娆艳丽。  一把匕首拔出,直插胸膛。女子嘴边流出鲜血,直倒在地,有些痛疼的脸上却流露出笑容,很温馨,似乎是一个满足。  “夫君,黄泉路上你我都不会孤单,有我陪着你。”  风起,云散。桃花在树上挥舞着,一片片的直落下,下了一地桃花雨。  画眉鸟在女子的身上不断的盘旋着,鸣叫着。几滴眼泪从它的眼睛里流下,只是红色。  (四)  “画眉,回来吧!”我张开双手,向它伸过去。  画眉飞到我手心上,眼神里充满了痛苦,不相信的摇了摇头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画眉,不管结果怎么样,你还是见了她一面。所以,你还是安心的喝了孟婆汤去投胎吧!”  “仙人,我能不能等等我的妻子,和她一起喝孟婆汤?”画眉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充满的请求道。  我看着他,闭着眼摇了摇头:“天地自有规律,你的心愿已了,还是赶紧去投胎吧!至于你的妻子,我会安排的。”  “仙人,求求你了!”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挥了挥手,把他送到孟婆那里。  彼岸花,三千年结叶,三千年开花,花叶两不见。  只是又一对苦命鸳鸯。  一刹之念,一念执着。  我叹了口气,回过头,看着身后那暗淡的魂魄,抚摸着胡须道:“莺儿,你可有什么不了心愿?”  ……   共 26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的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全方位了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