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健康

铁骨若磐记北湖区法院刑事庭审判员杨宗文

发布时间:2019-02-21 22:51:05

铁骨若磐——记北湖区法院刑事庭审判员杨宗文

有一种生活叫坚强。16年里,他与一种被医学上称为“不死的癌症”——强直性脊椎炎的罕见病魔顽强抗争; 有一种感动叫平凡。作为一名普通法官,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以一种对名利甚至对生死都淡定从容的态度,践行着一位人民法官的承诺,诠释一位人民法官的品格,被同事誉为铁骨硬汉; 有一种支柱是信念。为了心中那架神圣的“天平”,他忍受孤苦和寂寞坚守在司法战线17年,默默无闻地维护公平与正义。他就是区法院刑事庭审判员杨宗文。“我是个法官,就要把案子办好” l992年11月,带着成为一名人民法官的梦想,26岁的杨宗文通过全国政法系统扩招干警选拔考试,进入北湖区法院(原县级郴州市法院)工作。 “打铁还需自身硬”。杨宗文深知自己不是法律专业出身,因此在平时的工作中,他发扬“钉子精神”,努力自学法律知识,想方设法挤出时间学习。他把自己身边的同志当作良师,虚心求教;经常向一直从事审判工作的同志请教工作中的疑难问题,苦心研读法律知识。10多年来,杨宗文仅法学专业和案例书籍,就翻烂了30多本,是法院出了名的“破万卷”。通过勤奋刻苦自学,他先后取得了法律专业大专、本科文凭,并顺利通过全国初级法官资格考试。他也一步步从书记员的位置走上了审判员的岗位,并成为全市刑事审判一线的法官。 “做一件事情,就要做好,作为一个法官,就要把案子办好”。杨宗文深深知道,一个法官在他的工作生涯中,要审理成千上万件案件,但对于一个当事人来说,一生中可能只打一次官司。正因为如此,他每承办一件案件都殚精竭力,不知疲倦,苛求完美。每份资料都要详细阅读、每次开庭都会细心准备、每个疑惑都会耐心研究、每个细节都绝不放过,所有交给书记员整理的裁判文书他都要逐字逐句地审核。17年来,杨宗文经办和审理了数千件民商、刑事案件,没有一起冤假错案。尤其是近五年来,他审理各类刑事案件400多件,仅2007年度,他主审各类刑事案件97件,参加合议庭审理案件近300件,其主审及参加审理的案件无一件发回重审及改判。在每年全院组织的“爱民月”活动中都被评为办案先进个人和年度办案能手;2007年,杨宗文被市中级人民法院评为全市法官,并记三等功;2008年,被市委、市政府记三等功。 这些不平凡业绩的背后,是杨宗文与病魔的顽强抗争。1993年初,杨宗文就经常感到背部忽然有一种针刺入骨的疼痛,并在1998年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医生告诫他,这种病医学界一直没有成功的治疗方法和药物,的方法就是停下工作好好休养,否则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豁达乐观的杨宗文这个秘密深藏在了心底。当时的北湖区法院刑事庭是全市案件多,人员累的法庭,平均每年办案400余件,相当于全市刑事审判案件的1/4,庭里仅三个法官,组成合议庭,是一个也不能少。杨宗文不想因为自己的病情耽误工作,也不想让朝夕相处的同事为他担心难过。他甚至把工作当成忘记病痛的一幅药剂。一年240多个工作日,主审和参与审理400多起案子,北湖区刑事庭几乎是天天开庭。再苦再累,杨宗文始终如一,无怨无悔。他白天开庭,晚上和节假日加班加点赶写判决书,每天中午在办公室吃个合饭又继续工作。 工作的艰辛,病痛的折磨,杨宗文脊柱严重变形,原来挺直的腰杆渐渐的弯了,每次炎症发作起来,杨宗文的腰部和臀部总是一阵阵常人难以忍受的疼痛,睡不得,站不得,原本两三分钟走上的六楼审判庭,他竟然要扶着栏杆爬上半个小时。2002年,原本挺直潇洒的杨宗文变成了“小老头”,领导和同事才得知他口中的“脊椎炎”是罕见的“不死癌症”。“别管我,继续开庭” 2003年6月,由于劳累过度,杨宗文的病情突然急剧恶化,医生给杨宗文下了的通牒:必须停下工作马上住院治疗,如果再靠增加药物量来强行维系的话,不仅影响生育能力,甚至危及生命!请好了病假的杨宗文正准备住院治疗时,刑事庭接到了一起多人犯强奸罪、强迫卖淫罪等系列罪的一件案子,由于此案涉及人员较多,被告人邓某、陈某、王某等所犯之罪又涉及强奸罪、强迫卖淫罪、持有假币罪、非法携带、制造、储存枪支罪等数罪联带,社会各界非常关注。刑事庭本来人手就不够,自己一走,可能影响到案件的正常开庭。考虑到这些原因,杨宗文毅然放弃了休假的打算,又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然而,由于此案案情错综复杂,审理工作非常棘手,经常是一审就是持续好几天,累得杨宗文下半身经常是麻木,腰杆是疼得几天挺不起来,只能鞠偻着行走。一次开庭时间长达5个多小时,当法槌敲响时,杨宗文心力憔悴,晕倒在审判席上。抢救苏醒后,他又请求庭长答应他在病房合议案件。这起大案,让杨宗文的住院时间拖延了半年。 2004年5月,杨宗文参与审理一起非法经营案件,庭审持续了三天。到第三天,杨宗文被病痛折磨得实在受不了,靠加大药量来坚持,每次弯腰喝水的时候他都痛得直皱眉。看到他豆大的汗珠不时的从额头滴落,审判长用关切的眼神暗示他是否要休庭。由于当天为关键的证人到庭,杨宗文用纸条告诉审判长:“别管我,继续开庭”。而且,特意写下了三个大大感叹号,示意自己能坚持。这次开庭,一直审理到晚上12点半,加上药力发作,杨宗文一直想睡觉,为了能使自己集中精力开庭,他就时不时地把手藏在法袍里使劲拧掐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休庭后,同事们看见脱下法袍的杨宗文两只手臂上全是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手印,情不自禁流下了泪水。 按照南方世俗,新年正月不打官司。因此,法院常常将预定在正月期间开庭的案件提到春节前。而2008年的这个时候,正值郴州发生百年不遇的特大冰灾,全城停水停电。杨宗文主审一起刑事附带民事的非法拘禁案子,原告和被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受害者,双方也同意就民事部分进行调解。杨宗文冒着冰雪严寒耐心细致地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力保双方满意。这时的郴州,通讯不畅,道路不通,双方的律师和家人很难联系。杨宗文白天千方百计约人,晚上点着蜡烛调解。有一次晚上回家,已经快凌晨了,寒冷的街道上已空无一人。杨宗文家前面有一个十几米的滑坡,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要是在白天,行人帮个忙搀扶一下分把钟就上去了。可对于直不起腰的杨宗文来说,独自爬上这个坡成了个大问题,几次爬到一半又摔了下来。,杨宗文干脆脱下棉衣垫在脚下,脱下袜子当手套,花了半个小时才爬上去。“家是港湾,爱是力量” 铁骨柔情。杨宗文爱人肖文莉是郴州市药监所的一名干部,夫妻相濡以沫,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每次庭里和个人评先评优,杨宗文总是时间告诉爱人。杨宗文的病痛发作,爱人也总会细心体贴地帮他按摩。由于忘我的工作,让杨宗文对家人亏欠太多。 1997年,爱人肖文莉好不容易怀孕了,当时31岁的杨宗文喜极若狂。然而在妻子临产的关键时刻,杨宗文被区委区政府抽调到鲁塘镇开展全区中心工作,无法抽身回家照顾妻子。临产前期的一个晚上,妻子由于劳累过度,突然发生流产,只好深更半夜只身一人赶往医院,但终孩子没有保住,给夫妇俩落下终身遗憾。而杨宗文得知时,妻子已经是早已出院了。回到家里,看到妻子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再疼也没有流过泪的杨宗文泪水一涌而出。由于常年寻医,杨宗文两口子的工资几乎花在了看病上,夫妻两人生活检朴,却爱的无怨无悔。四兄妹中,杨宗文是独子,还没有给82岁的老父亲带来儿孙之乐是杨宗文的心“结”,老父亲和姐姐妹妹还要时常共同为他担负一点医药费。妻子和家人的爱支撑杨宗文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把他心中的“大爱”点燃得更加绚烂。对案犯,他公正公平;对同事,他友好谦和;对工作,他敬业执着;对生活,他乐观开朗。 尽管家境不富裕,但杨宗文从不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捞好处,始终保持清正廉洁的执法本色。面对那些求他“开一面”、“开个口子”的人,甚至是亲朋好友,他始终选择站在法律的一边,他深知:坚守法律底线就是坚守良心、坚守操守。他带病工作,业务拔尖,却从来没有向组织上提过任何要求。近几年,北湖区法院党组十分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主动在工作生活方面关心他,先后两次强行安排他休病假,并想方设法从紧张的工作经费中每年发给他一些补助金和慰问金,在杨宗文住院期间,专程派人去河北廊坊的医院看望他。对于组织的关怀,杨宗文总是以加倍的努力工作来回报。每一次竞争上岗,他考虑自己的身体原因,总是把机会留给身边的同事,不图名利。2009年初,法院党组考虑到杨宗文的病情,决定调他去工作相对轻松的技术室工作。这时,刑事庭的庭长和副庭长刚从其他庭通过竞争上岗上任,杨宗文主动留了下来。他说,等我把传帮带的事情做好做完吧。这一留,又是一年……。 生命在平凡中显得真实,生命在闪光中显得灿烂。作为一名法官,杨宗文没有办过什么大案要案,做得更多的是其他审判员的一样的工作;他没有什么豪言壮语,甚至过于沉默寡言。但在残酷的病魔面前,他选择大山般的坚强;在工作面前,他选择黄牛般默默地奉献。过去的17年,他那原来脆弱的腰身挺起了法律的威严,演奏了一曲撼动人心的乐章;现在,他依然奋战在司法一线,用他铁一样的意志,继续谱写一首催人奋进的诗篇。

用友云加速石油石化企业数字化转型
疑似变形金刚5新角色曝光与酷狗有关
傅雷家书金句37条傅雷家书好词好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