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科技

圣道狂徒 第二十三章 再次突破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9:35

圣道狂徒 第二十三章 再次突破

还阳草从其还是种子埋藏在土壤那一刻开始到被采集,也不知吸收了多少天地阳气,可谓浩瀚如海。

而且它蕴藏的乃是纯阳之气,几乎没有什么杂质,对于吴赖这纯阳之体来说效用。

故而就在药力化散开来的刹那,吴赖的身体几乎同时生出反应,体内的气血如大江奔腾,滚滚不休。

吴赖不惊反喜,将不断吸收来的纯阳之气送入金痣之中,与天地阳气一道激发出纯阳真火淬炼肌肉。

咔咔咔!

原本已经凝炼之极的肌肉发出不绝如缕的爆鸣,分明到了突破的关头。

吴赖几乎都不需要做任何事,只需要忍着淬体时的剧痛便可坐等突破。他虽然痛得暗自咧嘴,心里却比抹了蜜还要甜。

原来突破就是这么简单。

过了两个多时辰,他毫无意外的突破到了淬体三重。

不过他遇到了一个极大的麻烦。

“他奶奶的,这还阳草的药力也太强了吧!”吴赖暗骂,自己突破时消耗了极大的纯阳之力,然而对于还阳草来说这似乎只是九牛一毛,它的药力居然没怎么衰弱。

对吴赖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刚刚突破的修为需要一段时间巩固,眼下已经无法再消耗纯阳之气。

一面身体还在疯狂的吸收,一面自己无法再消耗,就好比河堤上游洪水还在滚滚而来,下游的出口却被堵上,总有一天河堤会承受不住。

他只觉体内有一团烈火越烧越旺,热浪蒸腾着气血沸腾不息,整个人都舌干口燥,身上却大汗淋漓。

此刻若有外人肯定会骇然色变,因为吴赖浑身赤红,连眼睛头发都是一个色,好似一只煮熟的大虾。更骇人的是,他的体内又有金光放出,金红两色光芒交相辉映,染得斗室之内如晚霞绚烂,光彩夺目。

幸好他是在自己屋内,若是在外面,这股异象必定惊动旁人。

“娘的,眼睛大肚皮小,早知道我就少吃点!”吴赖恨不得甩自己两个嘴巴,后悔不该把整株还阳草都吞食了。

其实他不知道,造成这种状况皆因对还阳草不够了解。需知还阳草药龄每增长十年几乎是质的改变,二十年与三十年的药龄不可同日而语。

白江雄派人送来的还阳草都是二十年药龄就是这个道理,正是怕他的身体承受不住,否则还阳草固然珍贵,又怎会拿不出品相更佳的来。

也亏得他如今这副躯体异常坚韧,抗压力更是骇然听闻,换做旁人早就爆体而亡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老子即便不被烧死也要被渴死!”吴赖心惊,沸腾的气血导致体内极速流失,再不想办法自己就被蒸成人干了。

“试试能不能用用处男痣把它吸走!”吴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再次激发金痣。

嗡!

蓦地里吴赖脑海中一声嗡鸣,金痣化作漩涡,体内奔腾的纯阳之力立刻生出感应,乳燕归巢般涌了过去。

吴赖的身体立刻就轻松了许多。

“处男痣啊处男痣,不枉本少疼了整整三年,关键时刻还是你争气啊!”他心中感慨,暗暗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金痣内的纯阳之气便浩如烟海,但因没有外阳相合,并不能化作纯阳真火。

渐渐地,吴赖心中有些骇异,金痣简直就是个无底洞,也不知吸收了多少纯阳之气竟一点也没满胀的迹象。

他心中好奇,赶忙内视,看到了令自己瞠目结舌的一幕。

纯阳之气竟不断被金痣凝炼,非但没有充斥整个金痣内的空间,反而不断浓缩。

吴赖不知道此等异变意味着什么,不过看起来对自己似乎并无什么坏处,便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还阳草的药力终于耗尽,纯阳之力被凝聚成指头大的火红色的珠子,封存在金痣之内。

身体彻底平静下来,吴赖倏地站起身来,只觉体内有一头野兽在咆哮,澎湃的力量想要冲破肉体的束缚,在世人的面前展现其骇人的神威。

“淬体三重,一千五百斤的气力!”虽然早知如此,可吴赖仍忍不住兴奋。自己的肉体本就强悍,利用处男痣可以爆发出神鬼俱惊的恐怖力量。

明天的入堂比试他再没有半点顾忌,更重要的是进入砺武堂之后他便可开始修炼武技。

月落日升,一夜悄然逝去。

旭日斜照,沐浴在阳光中的砺武堂大殿金光灿灿,如一尊金山。大殿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整个白家除了负责巡逻的侍卫几乎全都来了。

又到了一年一度砺武堂甄选弟子的日子,也难怪如此热闹。

广场中央已经搭建起一座气派的擂台,擂台后的看台上,白家长辈悉数到场,白江雄赫然坐在主位上。他既已经出关,今年的入堂比试自然由他主持。在他身旁的是白家老二白进,脸色异常平静,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其余白家长辈似乎兴致勃勃,纷纷交头接耳低声细谈

圣道狂徒  第二十三章 再次突破

,不时的还打量着今年报名的选手。

参加比试的五十余名少年均已到场,年纪均在十五岁上下,修为也都在淬体三重左右,实力相差不大,吴赖自然在列。

吴赖将罗远打得残废的事迹已然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是靠“使诈”取胜,但依旧让人震撼,再加上与白枫的赌约,他风头大盛,俨然已经成为了白府的风云人物。

他这十多天深居简出,更撩起了众人心中的好奇心,此刻一道道灼热目光纷纷投了过来,仿佛打量怪物一般。

对于这些异样的神色吴赖视而不见,只是冲着站在前排观战的蝴儿投去一个要她宽心的笑容。

蝴儿紧盯着吴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显然很是担心。

“这妮子,对我也太欠缺信心了吧?”吴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也能理解蝴儿的心情。自己是这次参赛者中修为“差”的,而且还有白枫暗中算计,也由不得她不担心。

就在这时,吴赖忽的感觉到一道阴冷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

吴赖心生感应,微微侧首,却见十丈开外,白枫正和一少年低声交谈,不时地还冷眼瞥向自己。

就在他望向二人之时,二人也看见了他,且均是一愣,显然没料到吴赖的感觉如此敏锐,仅仅是一道眼神也能生出感应。

二人不由自主的停下谈话,白枫冷冷瞪了他一眼。

吴赖不认识那少年,不过既然和白枫走到一起定是蛇鼠一窝,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瞧二人鬼鬼祟祟的模样,说的肯定都是见不得光的事,几可肯定是针对自己。

心中这般想,吴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反而冲着二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洁的牙齿,然后不再理会二人,装作漫不经心的东瞧瞧西看看。

白枫二人直接愣在当场,不知道他搞什么鬼。

其实吴赖只是麻痹他们两个,实则脑筋急转,“要是能听到这两个家伙说什么就好了。”吴赖心中很是无奈,离得太远,再加上广场人声嘈杂,即便是以他的听力也听不到。不过他并未就此放弃,极力想办法。

“嘿嘿,有了!”当他瞧见不远处一个婀娜多姿、身材玲珑的火红背影时,计上心来。

吴赖吹着口哨,漫不经心的走到朝那道背影走了过去。

他刚动白枫二人便注意到,目不转睛盯着他。

吴赖当然感应到了二人的目光不过却并未回头,径直走到那道背影后,然后又东张西望起来。

白枫二人又是一呆,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咦!你们看那是什么!”突然,吴赖手指天边,一脸震惊,大叫道。

他嗓门不小,不少人下意识的顺势望去,但见天空蔚蓝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可不是屁都没有,他不过是趁此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吴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如闪电抓起身边一个长相猥琐少年的手狠狠的拍在那火红背影的翘臀上。

啪!

一声脆响,翘臀一阵抖动,好似波涛起伏,看得吴赖血脉贲张,心中不禁后悔,“这小妞的丰臀如此有料,真他娘的便宜这小子了!不过说不定只是背影杀手,正面看惨不忍睹。”心中这般想,他又平衡了许多。

啊!

就在他自我安慰的时候,那火红的背影立时反应过来,发出惊怒的尖叫,霍然回首。

众人目光齐刷刷扫了过来,神色怪异,显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几乎同时,吴赖浑身巨震,如遭电击,石化当场。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无暇的脸庞,冰肌玉肤、眉若青黛,一双黑宝石般的眸子喷出怒焰却更让她多了几分火辣的味道。让人忘不了的便是那火红的双唇,比一般人要厚,但绝不会让你感觉到难看,反而闪烁着诱人的光泽,让人忍不住要一亲芳泽。一身火红色的长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段,再配上她浑身洋溢着的十七八岁的青春气息,简直男人的梦中女神。

美丽、诱人、火辣,这是所有人对她的印象。

“我的乖乖……”吴赖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呆呆的看着那少女,脑子里一切空白,甚至将自己真正的目的都忘了。

好在处男痣适时提醒了他,令其气血精神剧烈震荡。

“他奶奶的,哪来的如此美人儿,以前我怎么没见过?早知如此就应该我这样玉树临风气轩昂的奇男子自己来摸,白白便宜了一个猥琐小子!”吴赖肠子都悔青了,喊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赶忙定了定心神。

他深知“做贼心虚”的道理,所以脸不红心不跳,反而冲着对方骚包一笑,嘿然道,“姑娘如此看着我,是不是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哎,其实小可也深以为然,姑娘美若天仙,小可竟无缘早日得见,实乃三生憾事。”

流氓有文化,哪有女人拿不下!吴赖暗暗得意,别以为本少不会掉书袋,泡妞还是得有真功夫。

众人见他如此恬不知耻,无不恶寒,一些男人更是双目喷火,恨不得将他掐死。

不过少女显然对他不怎么感冒,怒火涌动的眸子在他身上掠过,又投向他身旁那长相猥琐的少年。

“是谁!”少女牙缝中挤出冷若冰霜的两个字眼,俏脸上更蒙了一层严霜。她身旁就吴赖和那少年二人,“凶手”自是其中一个。

场中立时静了下来。

淮北治疗盆腔炎费用
盘锦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营口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挂号费吗
汕头天佑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