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养生

傲剑第二十六章地级中阶剑技

发布时间:2020-01-20 11:00:26

傲剑 第二十六章 地级中阶剑技

唐铭又在那里庆幸了一会之后,想起刚刚跟那巨汉的战斗,脸色又有些难看起来,抬起头跟凌逍说道:“咱们还是惹祸了,狂徒佣兵团是个七级团队,有五百多人,在帝都都挺有名气的,唉,那几个人记住了咱们的样子,一会应该去找老大说,趁着今晚天黑就走吧。”

凌逍这时候忽然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书的封皮很破,看起来像是有些年头的东西,凌逍嘴角向上一翘说:“刚刚那个黑衣矮个子居然是个小贼,还是个女的,撞我的时候把这个东西顺势塞到我怀里,可能挺重要吧。”

唐铭一愣,呆呆的说道:“你说那黑衣小子…是个女人?”

凌逍脸一红,点点头说:“是啊,她的声音你没听出来?我看看这是什么书……咦,夺命剑技,呵,地级中阶剑技?”

凌逍在这边自言自语,那边的唐铭都呆在那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逍,瞠目结舌的道:“地……地级中阶?剑技?”

凌逍点点头,打开看了几眼,感觉剑法一般,随手扔给唐铭,喏:“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危险了,这本书送你了。”

“这…这怎么行!”唐铭嘴里说着,双眼却爆发出一阵精光,盯着手中这本书,双手用力的捏着这本地级中阶的剑技,咬牙切齿的模样让凌逍看的有些揪心。

“唐铭,你没事吧?”

“凌逍兄弟,”唐铭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眼已经恢复一片清明:“我不能收。”

“为什么?”凌逍心中有些纳闷,一本地级中阶的剑技而已,自己确实没放在眼中,凌逍清楚自己所差的,就是没办法使用内力,一旦经络冲开,修为就会一日千里,再好的剑技,也要看什么人来练。

“你知道这本书的价值吗?”唐铭像是抚mo着心爱的女人一般抚mo着这本剑技残破的封皮:“如果把它放到拍卖场,应该可以很轻易的拍出几十万金币,这是多大一笔财富,我怎么可能要?”

唐铭说完,忍着心中的不舍,将这本书又仍回给了凌逍。

凌逍一愣,几十万金币…确实很多,估计父亲搬空了家一间武器店,也不过才价值几万金币吧,几十万,倒是挺诱人的。想起唐铭那句痛苦的自言自语,凌逍又觉得应该成全此人,不为别的,就为了今天自己危险的时候,唐铭能拔剑帮忙,并且说出我不会放弃同伴那样的话!

要知道,他们喝酒之前唐铭同样说过在这里别惹事的。没错,他是为了自己,才惹上狂徒佣兵团的人。

“几十万金币呀……想不到它居然这么值钱呢!”凌逍轻轻拍了拍手中这本书,一脸严肃。唐铭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失望,不过随即却是理解的眼神,毕竟,就算在自己手里,怕是也不会轻易的给别人,至于说他出手帮忙,那是每个冒险者都应该具备的素质——不抛弃同伴。在你危险的时候,同伴才不会抛弃你!

“不过……”凌逍的笑意在眼中慢慢扩大,又把它扔回给唐铭:“咱们是伙伴,不是吗?金币,我并不缺!”凌逍说着,拍了拍自己腰间鼓鼓的钱袋,手落上去又起来,停在半空中,愣了半晌,才一脸懊恼的骂道:“该死的小贼……”

唐铭手里拿着凌逍递过来的地级中阶剑技,目瞪口呆的看着凌逍,脸上的感激之色还没来得及退下去,随即,不可遏止的爆发出一阵大笑,直到笑得眼泪都出来,见凌逍的脸色快纠结在一起才停下来,捂着肚子说:“是那个小贼偷走了?”

见凌逍郁闷的点头,唐铭一脸笑意的说道:“你那钱袋里,多能有一千个金币吧?也算是一笔巨款了,不过,对于这本地级中阶剑技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了!呵呵,说起来,还是咱们占了大便宜啊!没有金币你怕什么,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凌逍想想也是,他郁闷的原因主要是自己居然不声不响的就着了那个小女贼的道儿,要知道,那本书一塞进他怀里的时候,凌逍就已经知道了。

但那么沉的钱袋什么时候被摘下,又给换上了重量差不多的铁块,凌逍完全不知道,而且那个女贼当时已经是受伤了,居然伤成那样都不忘了偷东西,这职业精神,太让人无语了!

唐铭这时候站起身来,冲着凌逍躬身一礼,见凌逍要躲,唐铭沉声道:“凌逍兄弟,在下看得出你出身高贵,虽然实力一般,但拥有一手相当出色的医术,日后成就肯定不止于此,唐铭不敢高攀,但今天凌逍兄弟赠我剑技的情,唐铭牢记在心!”

唐铭并没有说日后定有重谢之类的废话,人家连几十万金币都没在乎,还会在乎你的所谓的重谢?唐铭只能把这份恩情牢记在心,在凌逍需要帮助的时候义不容辞的站出来。

凌逍扶住唐铭,笑着说道:“唐兄这说的哪里话,既然成为一名冒险者,那么大家的身份就都是冒险者才对!而且,从冒险者的等级上来讲,我才是的呢,呵呵。”

“哈哈。”唐铭开心的笑了一声,然后说:“难怪队长那么看重你,看起来你就像个天生的冒险者!”

“得了吧…”凌逍一脸的郁闷,“你见过哪个天生的冒险者被人把钱袋掉包了都没反应的……”

房间的门这时侯被敲响,唐铭神色不变的将手中的地级中阶夺命剑技揣进怀里,然后从外面进来,后面还跟着其他三人。

脸上的表情倒是挺坦然的,但吴良的脸色则难看的很,一进屋便指责道:“唐铭,凌逍,你们两个干的好事!队长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让你们惹事,唐铭,好歹你也是老人了,怎么会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

吴良嘴上说着唐铭,但实际上话里的意思就是在指责凌逍新人不懂规矩,给他们惹了大祸。

“还有……”吴良还想说什么,被挥手打断。

皱着眉头说道:“算了,事情已经发生,抱怨也没必要了,咱们收拾收拾东西,先养一会精神,晚上就离开这里!”

安雅和盖亚两人对凌逍和唐铭投以安慰的神色,表示支持,让有些愧疚的两人心里舒服了不少,再看吴良,一脸苦大仇深的站在那里,看着凌逍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厌恶,吴良愈发的觉得同意带着这个少年是件大错特错的事情。

以往每年他们也要经过巫坦镇一两次,从来没出过事,怎么他加入了就出事了?刚刚还是一个认识他们的冒险者,也住在这个客栈,跑过来送信,说狂徒冒险团的几名佣兵正四处寻找他们团队的唐铭呢,看样子好像非常愤怒。

那冒险者并不认识凌逍,但却是知道唐铭的,大家平时关系也都不错,就过来跟提个醒。

这种事情,很多时候很难去判断谁对谁错,再说那过来报信的冒险者也说了,事情并不怪唐铭他们,是那几个佣兵太过分了。

并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所以当即决定晚上就走,过来只不过是提醒一下两人小心点,别再出去了。

说完之后,就转身出门,吴良哼了一声也走了,盖亚挠挠头,憨笑两声,然后说:“没事,遇上了就打呗,打不过就跑!”

唐铭朝盖亚竖起大拇指,安雅在一旁撇嘴:“傻大个,要是跑不了呢?”

“跑不了?”盖亚挠头在想的时候,被安雅拖了出去,外面的走廊里还听见盖亚在那嘟囔:“跑不了就拼命呗!”

“傻,鬼才跟你一起拼命呢……”安雅银铃般的笑声飘远。

等人都走了之后,唐铭拍拍凌逍的肩膀:“没事,吴良那人就是这种性子,别跟他一般见识,你在房间里待会,我出去跟老大解释下!”

唐铭见刚刚什么都没说,也有些担心会生自己的气,所以想着去解释下。

凌逍自己躺在床上,脑海中回放着巨汉和唐铭那简短的交手过程,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如果自己出手的话,有几成把握能击败巨汉。

房门忽然被推开,凌逍还以为唐铭这么快就回来了,忽然听着呼吸的声音不对,一睁眼,看见一个全身蒙在黑色斗篷里的人正盯着自己,斗篷里露出来的那双眸子里,满是怒火!

重庆妇儿医院咨询电话
黑龙江盛京医院电话号码
西安白癜风医院
甘肃有牛皮癣医院吗
内蒙古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