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金融

宋恕为何事胆怯

发布时间:2019-06-20 15:45:39

宋恕,1862 年生,浙江平阳人。初名存礼,字燕生,号谨斋;后更名恕,字平子,号六斋;再改名衡,以名宋衡终。   在给友人的书信中,宋恕多次使用“胆怯”、“畏弹射”之类的词语。   比如,1899 年 9 月 23 日《致饮冰子书》云:“以处窄天地之中实无可奈何,不能不胆怯也。”1906 年给贾佩卿的信中一再说明,自己的著作大都没有出版,“皆以其中甚多反对当代贵人之论,畏弹射而不敢出版。”   宋恕为什么使用诸如此类的词呢?的解释是戊戌政变之后学术政治化的环境,使他的生活受到影响,情绪变得惶惑低迷,不敢发出声音。查其文字,戊戌之前,这样悲观、畏惧的言辞是少见的,只是经过戊戌政治大变动以后,惧怕遭受横祸,他才产生了彷徨无奈、的心理。   关于宋恕的思想,他生前在学术界虽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但由于去世时半百不到,著作多未刊行,故后人知者不多。又加之其著作搜集不易,这位近代中国的启蒙思想家,他的名气似乎在等人之下。实际上,在晚清社会大变局中,宋恕的思想有相当的独特性,有学者甚至说,宋恕是上海变法志士中的思想库,是清末变法思想的发信源,无论是戊戌变法,还是后来的立宪运动都可以看成是他变法构想的展开。   内忧外患的沉重现实,使中国的先进者认识到,只有学习西方文化才能富国强民。但在如何对待中西文化上,则派别纷呈,粗略而言就有洋务派、中体西用派、维新派。但宋恕对康梁发动的变法运动并不赞成。   他认为新兴力量太薄弱,他对康有为为了改制,把说成是一个托古的人物也不赞成。直到二十四年(1898 年),“三月廿三日,始见《改制考》”,“始知更生(康有为)能行污身救世之行,而前疑尽释。”“见《请开制度局、十二局、民政局》一长折,则益信更生真刻不忘民。”但实质上,宋、康二人理论根基上的学术差异并没有消失,宋恕痛斥法家思想,对叔孙通、董仲舒等深恶痛绝,而康氏将神州长夜之罪,归于刘歆。   宋恕的理论并没有进入清廷视野,他本人也并非康党,不赞成激进的改革,仅是思想上与康有为存在某些相通之处,后来对“勤王”、解救光绪帝的行动也不支持。然而,戊戌政变之后,清廷开始大肆镇压一切与变法有牵连的人,气氛恐怖。政变发生后一个月多一点,宋恕辞掉崇正、安澜的授课之职,真正的原因就是清廷对维新派的镇压,害怕因讲授的内容“取怒伪党”,遭到“诬控”。1901 年,他在给内弟孙仲凯的信中说:“弟自戊戌八月后立即辞时务讲席……盖知其必起大狱也。   吁!生今之世,并尊召大义亦大犯忌讳,其数百年所无者矣!”   恐怖与株连相缠绵,株连又与兴风作浪者得利有关。宋恕的好友陈虬、陈黻宸就因“康党”罪名险受迫害。有些人“乃挟‘康党’二字”,欲置人于死地。宋恕用这样的语句说明自己的心情:“畏通政甚于虎狼,本不敢口出一声”。   政变对宋恕的影响不止于此。1899 年,他给俞樾的《又上俞师书》中提到:“京外所谓新旧党多与受业水火,以此不得达九重,然亦以此免祸。今后不敢复谈治术,专师,恐数年后暮气逼人……”对汪康年邀请他加入正气会,婉拒,不敢列名。他和内弟孙仲凯说:“吾恐其将得大祸;即不得祸,亦决不能兴旺也”。内侄孙公权阅读《江苏杂志》、《浙江潮》,便嘱咐妻子加以提醒,谓“《江苏杂志》、《浙江潮》   等皆为大逆之报,明反皇朝,可嘱曙(孙公权)不可买阅。”   我们可能觉得宋恕不够英武,缺少舍身为国之气。其实生活中的知识分子,有谭嗣同那种以自己的血来唤醒民众的人,更多的则是做着启蒙工作,为国家强盛默默前行的人。风云激荡的岁月,对后者相当不利,因为生活的长刺会不知怜惜地刺伤他们。宋恕,可以归入后者。   戊戌之后,宋恕企图在“学术”上有所作为。在宋恕看来,晚清新旧两党都不懂得国粹,“两党相诟,病源相同”。旧党持虚骄之气,中国   屡败而赔款后其气稍衰,而“今之所谓新党者,又往往以不学之躯,鼓虚骄之旧气,增欧化之阻力,而适以固欧侮之基础矣”。   早在 1896 年,宋恕就对守旧、师新两派进行了批评,他说“今之言治者,约分两党,一主守旧,一主师新,然以臣观之:彼主守旧者,不知守唐虞三代之旧,不知守皇朝祖宗之旧,而唯知守帖括之旧,乃守之议论之似是而非者也。”对于师新者他又言“不知师欧洲诸国之新,不知师东方邻国之新,而唯知师市井之新,乃师新议论之似是而非者也。”   从宋恕一生的所言所行看,他是推崇孔孟之义的。他得出结论说,我国汉朝以后的儒学实为“阳儒阴法”之学,的宗旨,一言以蔽之就是“抑强扶弱”;法家宗旨,一言以蔽之曰“抑弱扶强”。但他对儒家典籍并不尊重。对于文王、周王等古“圣人”,宋恕批判道:“家宇之弊,及于姬周,发旦抑民,殆甚殷夏。”把周看成黑暗时代,认为周武王、对人民的压制比桀纣更厉害。宋恕又言:“儒家宗旨有二:尊尧舜以明君之宜公举也,称汤武以明臣之可以废君也。”肯定汤武“革命”的正义性,表达改革社会的真实意图。   宋恕主张做事情要“设身处地,实事求是”,主张著书专代世界苦人立言,穷至民情;不附和数千年来偏私相承之论,不作伤风败俗、导淫助虐之词。忠恕之道,是儒家的重要思想,忠恕是一体之两面。在形上层面上,忠为体,恕为用;在具体操作层面上,恕为行,以显忠。在仁与忠、恕之间的关系上,与忠相比,恕更接近于仁。作为一位近代启蒙思想家,宋恕对儒家践仁行仁无疑具有重大的意义与价值。   1907 年,一个女子因放足而被家人药死。宋恕听到此事后,颇有感慨:“怪哉乃以遵王死,世界恒沙尽一惊!谁道神州是专制,舅姑威重辟威轻。”这里,宋恕深刻认识到,专制体制是文化体系中的一环。   皇帝是制度与人事的中心,当这个皇帝处于有位无权的位置,制度与人   事才可以,而当这个皇帝掌控了所有权力,成为权源的时候,人事就会变成法术,制度也无落实之处。   在晚清改良派中,宋恕态度之激烈,思想之独特,颇为时人所知。   史学家熊月之指出:宋恕主张设议院、行西律、办西学、易西服,批判“夫为妻纲”,宣传妇女解放,并一度鼓吹“废官制”、“无政府”,这当中,其大胆激进之程度,非但王韬、郑观应,即便戊戌变法时期的康有为、梁启超也不能望其项背。   初时,宋恕希望通过登取仕途搞维新,学习西方政治思想,壮大祖国;后来他发现这条路太艰难,行不通,转而寻找传统文化对维新的理论支持。面对晚清大变局,他主张“融国粹、欧化于一炉”,抨击专制而又歌颂“国朝”,提倡维新而又反对变法。传统知识分子在中西思想交流的过程中,紧张情绪从宋恕身上充分体现出来。   这是一个内涵深厚的人物,可惜,天不假年,1910 年也就是辛亥革命的前一年,宋恕与世长辞,卒年 48 岁。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推荐阅读:

历史典故:涸辙之鱼

你所不知道的:诸葛亮还是个天然气专家

袁世凯女秘书吕碧城:民国剩女皈依佛门

承德医院专治癫痫病
六安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山西的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