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军事

战火金融的另类生存

发布时间:2019-05-14 17:24:49

战火金融的另类生存

纸币危机到了,就是现在索马里兰的钞票市场。这个市场居然是露天的。成捆的钞票就摆放在地上,跟卖白菜一样,没有保险柜,没有验钞机、取款机,也没有保安。

从金融的角度看乌克兰战乱,会有一个什么新发现?

打开世界地图,乌克兰的邻国,除了俄罗斯,还有5个:罗马尼亚、匈牙利、波兰、白俄罗斯、斯洛伐克。其中,罗马尼亚的基准利率是2.25%;匈牙利维持2.1%基准利率不变;波兰3月5日也降息至1.50%;斯洛伐克执行更低的欧元区基准利率,长期维持在0.05%。

以上4个国家,与全球央行动作一致,处于降息通道,且均位于历史低位。但另两个邻国却完全相反。仍未抛弃卢布的白俄罗斯在1月初突然加息5个百分点至25%;俄罗斯去年12月,也曾一度将基准利率提高至17%,一个多月又将利率降为15%。

身处战乱中心的乌克兰,利率就更离谱了。3月3日,乌克兰央行一次性上调上千个基点,基准利率高达30%,市场认为,这是一场绝望式的加息。

国境线两边,一边以0.05%利率刺激经济,一边以30%利率遏制通胀,这就是战火之下,金融生态的奇特存世方式。

纸币危机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这句话里有一个朴素的金融常识:战火一起,纸币就不太靠谱了

就在两周之前,乌克兰在金融崩溃的边缘又溜达了一圈。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在2014年惨遭腰斩之后,2015年至今,格里夫纳又已缩水近50%。

虽然2014年俄罗斯卢布的暴跌一度震得市场心惊肉跳,更使得俄罗斯政府殚精竭虑。即便如此,卢布依旧算不上是2014年表现差的货币,还有乌克兰的格里夫纳垫底。

格里夫纳的暴跌致使乌克兰通货膨胀率大幅攀升,物价飞涨。官方数据显示,2014年1月至2015年1月,乌克兰国内食品价格上涨了57.1%,其中,粮食和蔬菜价格暴涨了91%,致使1月通胀率为28.5%,政府预计2015年通胀率将为26%。

有机构怀疑政府数据的准确性,测算出乌克兰2014年隐性年度通胀率已高达272%,问鼎全球。

王华,一个刚从乌克兰归来的银行业人士,他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说,这几乎是一次改变三观的旅行。乌克兰普通民众尤其是低收入阶层的那种焦虑与痛苦,是我们这些生活在上海、北京等城市的人所无法体会的。王华说。

在乌克兰,王华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失业,而即使手头没有多少格里夫纳,他们也想千方百计地尽快兑换成美元或欧元,或者换成更有用的实物也是好的。

格里夫纳正在往废纸的方向倾斜。当然,这也并非一件新鲜事。活生生的例子还有利比亚货币第纳尔、叙利亚镑等。

曾经富甲非洲的利比亚货币第纳尔一度比英镑还值钱,然而经过2011年以来利比亚战争的战火洗礼之后,第纳尔迅速贬值,如今第纳尔兑美元的官方汇率为1.25左右,当然在黑市上,这个汇价还要涨50%。

叙利亚镑是另一个难兄难第。曾经只需要几个或几十个叙利亚镑就能购得一个金镯子或一条金项链,而如今同样的一件金饰,却需要扛着一二个麻袋的叙利亚镑才能买回来。就连果腹的面包也已经从原先的20叙磅飞涨至500叙磅。

纸币危机到了,就是现在的索马里兰先令的钞票市场。这个市场居然是露天的。成捆的钞票就摆放在地上,跟卖白菜一样,没有保险柜,没有验钞机、取款机,也没有保安。每一垛钞票上有跟木条,是丈量体积的,买卖钞票就拿木条一比划,成堆的索马里兰先令只换来几美元而已。

绝望式加息

任何一国政府都无法坐视货币贬值、物价飞涨而无动于衷,只要仍想保有执政地位。而往往加息是被采用的手段

战火之下,金融政策的目的是求存。对此,乌克兰政府方面倒也不再遮掩,其总理亚采纽克坦言,乌克兰当前的任务就是活下来。而为了让乌克兰活下来,政府的举措就是大幅加息。

3月3日,乌克兰央行宣布将基准再融资利率由19.5%上调至30%,创该利率近15年来的水平。一次性上调上千个基点的利率调整举措的确令市场瞠目结舌,

自叙利亚爆发战乱以来,叙利亚当局就开始不断地提高本币利率,以应对货币贬值、物价高涨的境况。

2012年初,叙利亚的存款利率就已经高达11%。尽管,俄罗斯本土并未发生战乱,但是因为克里米亚问题所引发的乌克兰东部紧张局势,令俄罗斯金融市场极度动荡,俄罗斯民众同样深受通胀不断高企之苦。

2014年12月15日,俄罗斯卢布兑美元汇率单日跌幅超过13%,兑美元汇率历史上首次跌破60卢布,一度达到64.45卢布。逼得俄罗斯政府不得不打响卢布保卫战。第二日凌晨,俄罗斯央行紧急加息65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由之前的10.5%上调至17%。

俄罗斯央行在其公告中明确指出,如此大幅度的加息就是为了遏制卢布贬值和通货膨胀风险。而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俄罗斯央行仅在2014年7月到12月的半年间,就进行了四次加息。

战火加息,一般效果并不明显。战争时期的金融手段、政策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执政政权也只能束手无策。暨南大学教授兼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吴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

进入2015年,俄罗斯卢布仍没有起色,依旧在60∶1的水平徘徊。在乌克兰局势前景未明的情况下,预计2015年资本仍将持续流出俄罗斯,卢布很可能将难改继续贬值之势。王华说,而乌克兰格里夫纳的贬值风险高于卢布。

与俄罗斯加息理由一样,乌克兰央行行长Valeriia Gontareva也表示,因为央行看到了货币贬值引发的通胀强劲上升势头。受加息消息的影响,3月4日,格里夫纳兑美元汇率一度升破24.24,创一个月来新高。只是,加息带来的正面效应也仅是昙花一现而已。

加息往往是遏制本币贬值、通胀高企的直接的手段,但是一般只有在政治、经济较为稳定的正常环境下才能产生作用。在战乱地区或者政局不稳定的地区,则基本毫无效应。王华就说,货币的贬值是受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所致,而在战乱地区往往主要是由资本大规模外逃所致。而在资本考虑以安全为上之时,即使再高的利率水平都没有吸引力。

因此,即便当前乌克兰和俄罗斯周边国家的利率水平普遍处于1%或2%左右,与卢布和格里夫纳的利率水平有着天壤之别,却始终对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的资本流动状况及货币政策构不成任何威胁。

外储救市

利率工具不行,外储成为必然选择,但这是无底洞。乌克兰2014年一年就从204亿美元外储降至75亿美元,按照这个速度,今年上半年就可能耗光

利率工具对引导货币汇率作用的失效是如此的显而易见,这也令政客们更加坐立难安。因此,央行所持有的外汇储备不得不被拿出来作为对抗本币贬值的工具。

根据IMF2011年的数据显示,当时利比亚央行中有144吨黄金,相当于英国央行黄金储备的一半。利比亚的外汇储备已超过1000亿美元,相当于利比亚GDP的1.6倍,政府存款786亿利比亚第纳尔(约合622亿美元)。此外,成立于1972年的利比亚投资局管理着700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

然而,到了2013年,利比亚央行副行长Ali Mohamed Salem表示,尽管利比亚仍然有119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是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为应付石油收入的减少以及第纳尔贬值,这个国家的外汇储备不断地被消耗着。

而同样经受着战乱的叙利亚的外汇储备似乎已被用尽。2011年11月27日,叙利亚中央银行第三次举办外汇拍卖,当日共出售1500万美元,而购买方出标总额达3000万美元。当时,央行负责人Adib Maiyala称,目前叙利亚市场上外汇供应足以满足需求,但市场上美元兑叙镑牌价有所失真。言外之意也就是,叙镑兑美元的贬值对叙利亚的外汇储备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

就在一年之后,国际金融协会(IFF)发布报告称,叙利亚的外汇储备将在2012年年底用完。显然,就叙利亚和利比亚两个国家来说,他们的外汇储备绝大多数肯定不是用来抛向外汇市场进而遏制本币贬值的,而是用来打仗了,毕竟打仗是需要钱的。尽管如此,遏制本币的快速暴跌也的确是消耗了两国一部分的外汇储备。王华说。

而在试图遏制俄罗斯卢布持续暴跌的行情是,俄罗斯央行同样采取了向市场抛售外储干预汇市的方式。2014年全年,俄罗斯央行总共抛售超过8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支撑卢布。俄罗斯央行2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俄国际储备2月13日至20日减少了37亿美元,缩水1%。目前,俄罗斯国际储备已连续6周出现下降,降至3646亿美元,是2007年4月以来的水平。

相对而言,俄罗斯还算是一个外汇储备比较多的国家,但即使如此,央行也不可能拿过多的外储来用于支撑本币汇率。尤其是在这些国家的外汇收入不断减少的情况下。因此,抛售外储救市往往也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一国的外汇储备是用于保证经济正常运行的。吴非表示。

乌克兰外汇储备在2014年从204亿美元猛降至75亿美元,今年1月又减少11亿美元。按照这个速度,国家外汇储备上半年就可能耗光。

出口是一个国家获取并积累外汇的主要方式,而对俄罗斯、利比亚以及叙利亚以出口石油为主的国家而言,近年来国际油价的持续下跌以及出口量的减少,使得外汇收入锐减。

目前俄罗斯出口的近七成依赖于油气等资源,财政收入的五成以上依赖于油气资源。国际油价暴跌对俄罗斯经济与财政造成严重打击。据俄罗斯财政部与储备银行的计算,俄罗斯要实现财政平衡,国际油价需维持在90美元/桶的水平。1月14日,俄罗斯经济部长西卢阿诺夫(Anton Siluanov)表示,油价下跌造成的财政收入缺口高达1800亿美元,而西方制裁造成的财政收入缺口预计将在400亿至600亿美元之间。他表示,财政收入减少,俄罗斯今年将不得不削减预算支出,俄财政部计划将除军费支出以外所有领域的预算支出削减10%。

2014年底,利比亚央行发表报告称,由于利比亚国内石油产量减少,加上国际市场油价连续下跌,今年该国预算收入出现严重赤字。利央行报告显示,2013年1月至11月,利全国石油出口收入为450亿美元,而2014年同期已降至近150亿美元。然而,2014年1至11月,国家预算支出高达385亿利比亚第纳尔(约合300亿美元)。

与此同时,这些国家的债务趋势却与收入截然相反,呈现节节攀升的态势。目前,俄罗斯的外债超过7000亿美元。不少市场分析人士认为,2015年俄罗斯企业可能面临大规模的违约问题。

另外,乌克兰债务对GDP比例已高达100%,而经济收缩又会使这个数据进一步攀升。乌克兰财政部部长拉帕克强调,2014年底前,乌克兰需偿还国家预算内国债100亿美元,加上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等大型国有控股企业债务,以乌现有的黄金储备根本不够偿还。除了710亿格里夫纳的已知财政赤字,国家还有500亿格里夫纳的隐性财政赤字。

饰面板
无尘车间
CE认证机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