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汽车

混沌龙君百二十章各方举措

发布时间:2020-01-21 00:49:17

混沌龙君 百二十章 各方举措

86_86355百二十章各方举措

“废物,全部都是废物,就没有一个能説diǎn有用的话么?”狠戾的目光扫视着众人,德川大名狠狠地一拳砸在桌子上,暴怒万分。

咔嚓!

那坚固的桌子顷刻间凝现数道裂缝,宛若蛛蔓延,碎屑也随之溅出。

早川迫部耷拉着头,连大气也不敢出,方才他还嘲笑安倍日泉,这一刻自己反倒被狠狠臭骂了一顿,尴尬不已。

“一群废物!”德川大名面色狰狞,再度喝骂出声,又是一拳砸在桌子上。

垮!

本就摇摇欲坠的裂缝再度扩大开来,一直延伸到桌角,旋即支撑崩塌,德川大名面前那一角彻底土崩瓦解,碎裂成渣,掉落在地。

“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安排下去进行防范和救援工作?”在场之人屏气凝神,面对大将军的怒气,无人敢接话,他们只是静静地坐着,全部低沉着头。不过,德川大名见到这一幕愈加愤怒,又是一句火气十足的话语扔了出来。

“都给我滚,这次如果不能将西京的损失降到,我要你们的命!”

会议还未开始,便在德川大名的怒火之中结束了。众人见德川大名下达命令,遂争先恐后地涌出了会议室,生怕触了对方的霉头。

“真是一群饭桶!”待得会议厅只剩下自己一人之时,德川大名口吐愤慨之音,一掌将残缺了一角的桌子拍成了齑粉。

哗啦啦!

……

“这宝物会是这柄剑么?”搜寻了数个时辰之久,就差掘地三尺,龙君方才从一隐秘之处发现了一柄剑,一柄长约数米的剑。

剑持在手中,龙君只觉有些轻飘飘的,仿佛这剑好似纸糊的一般,而不是由精铁制作。

“这剑,有些诡异!”借着幽暗的光细细观摩起手中的剑,他便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而后低声轻语道。

这柄剑拿在手中几乎要轻若鸿毛,但仔细去看,这柄剑的剑身颜色竟是白色,与平日所见的剑身能够反射光线不同,这白色的剑身却不能反射光线。

而更令龙君称奇的是,这柄无名之剑,剑身并不是光滑如镜,反而布满了浅浅的沟壑,与剑身颜色相结合在一起看来,更像是一截骨头!

“暂且试试这剑的威力。”嘀咕一声,龙君随后扯过一块木板,右手持剑,朝着那块木板斩了下去。

刷!

干净利落,木板顷刻间一分为二,碎屑都未曾溅出。

“好锋利的剑!”抚着木板光滑如镜的截面,青年赞叹出声,这柄造型苦怪的剑,竟有如此惊人的威力。

剑入剑鞘,龙君旋即向出口之地探知过去,发现那几名卫兵依旧在原处站岗,未有离开的意思。

邪异的色彩闪烁在黑眸中,幽暗的祠堂传出一道冷漠无情的话音:“宝物到手,你们就成为它的祭品吧。”

灵体漂浮于熔岩之中,老者的眼眸陡然间睁开,伴随着数道凄厉的叫声,一道赤红色的影子自那大开的洞口冲出,席卷着滚滚岩浆流体,湮灭前方的一切。

“虫国的娃娃们,这次是老头我失算了,无端再度造了杀孽啊。”虎跃望向那直径足有三丈的洞口,愧疚着摇了摇头,继续道:“只希望你们能有办法对付这凶物,否则,这个国家,怕是要毁灭了,唉……”

长长的太息之声,响彻山洞内部,老头随后再度闭上了眼眸,滋养起自己的灵魂。为了引动这天地大劫,他损耗了太多力量,如今的状态可是虚弱无比。

“龙君,老头我失算了啊……”

收剑入鞘,动作一气呵成,青年满足的笑了笑,事了拂衣去。

而他的身后,数名卫兵皆是死不瞑目,在他们错愕的表情之下的脖子,一道淡淡的血线显现。

“为何这将军府守卫如今松懈?”从将军府横穿出来,竟无一人阻拦,龙君觉得有些讶异,遂拉过一侍女询问。

“啊,你还不知道吗?富士山爆发了,岩浆开始流向西京,大将军调集了一切能够利用的人手前去救援了。”那侍女见龙傲衣着不凡,又出现在将军府,便以为他是什么重要客人,恭敬地回应道。

“这盛宴,提前了?”心中低语一声,支退了侍女,青年随即向出口踏去。

“德川大名虽然为人所不齿,不过对自己的子民还是尽心尽责,这diǎn倒是值得人赞颂了。”

此次富士山爆发,皇室并无参与与会,得知这个消息也便晚了些。大将军要架空皇室的权力,因此只是令天皇在特定的场合出现,以此安抚民众的心即可。

“混蛋,这么大的事情还瞒着我,德川大名这个畜生!”昭仁天皇大发雷霆,在得知富士山爆发一事后,德川大名前去救援却不告知自己,心中愤慨不已:他为了权力,连民众的生命都不顾吗?

饶是皇室的力量不如将军府,但也是虫国第二大势力,其力量也不容xiǎo觑,可德川大名为了不让天皇得到民心,竟在这种时刻卖弄心眼。

“传令皇家卫队长,以快的速度开赴前线,争取在岩浆流到来之前多抢救一些物资,尽量减少损失!”

坐在出租车内,目光偶尔扫过车外的人群,竟只有寥寥数个人影在街上晃动,龙君心中好奇不解,遂询问司机:“这街道上为何如此冷清,平日里不是人声鼎沸么?”

那司机心情看似极其不好,应道:“还不是那个该死的火山爆发,害得大家都躲起来了,西京现在已经没有了多少人。”

説完,这司机又继续补充道,很是愤怒:“八哥轧路,肯定又是神州国的那些人搞的鬼,让富士山爆发了,不然以富士山的活动周期,哪有那么快的时间?”

“你若知晓罪魁祸首就在你身后,不知道你会是何种感觉?”对于司机的话,龙君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心中倒是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兄弟你也赶快离开这里吧,到时候岩浆流一来,就没命了!”下车之际,那“好心”的司机还特意嘱咐了龙君一声,郑重其事説道。

青年潇洒地转身未有回答,只是脚步抬起,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贵和子和冰洁,他要保证对方的安全。岩浆流如此恐怖,她们一定不能受到伤害!。

安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怎么样
长春市治牛皮癣那好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镇江专门治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