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育儿

抽掉一支烟

发布时间:2019-07-13 01:41:40

突然间觉得手脚特别冰凉,膀胱被尿液涨得疼痛,才发现这一晚上都没睡暖和。此时醒来,看见室内的光线渐渐明亮。我伸手摸了摸手机,它不在原来的位置,又摸了下才找到。已是早晨七点多了。

这个时候,太阳刚刚崭露头角。被高大的建筑物完全遮挡。余光从玻璃窗上渐渐的折射进来,越发的明亮。上面,可以清晰的看到水蒸气形成的小水珠,一颗一颗的向下滑落,在玻璃上留下一条条泪痕。

冬天的早晨,太冷,没有起床的愿望。今天是礼拜六,休息日。我不是每个礼拜天都可以休息的,就连休息一天都有人觉得你这是不敬业,有时候觉得人生特别卑微,能休息已经是幸运了。这里没有明确的规定让你在哪一天休息,意思就是说你别休息了。所以尽管再冷,我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被窝里,也从来没有懒床的习惯。

今天终于穿上了封存许久的棉袄,虽然入冬这么久了,到不是我贱,而是这工作实在是穿不上棉袄,只能冻着,有幸等到了休息才可以穿上。

去早餐店点了一份猪肝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次去那家店的时候卖早餐的阿姨都会问我要不要辣椒,然后我会非常坚定的说:“不要”。但是她每次都神经质的给我加了一勺辣椒,我很平静的认为那习惯性的缘故,又或是太健忘了,便没有挑明了去追究,大不了就再辣一次吧,但是她家的辣椒真的狠辣,我每次吃完都TM想骂人。火冒三丈。回来的时候在路边的小摊上称了一些紫薯条,用油炸的,紫的发黑,像紫色的宝石一样,觉得好看才买的,不过吃起来味道也不错。

上午阳光灿烂,风和日丽,在冰凉刺骨的季节里真是难得的几日好天气。便收拾房间、衣物、被褥。洗了所有的床单、被罩。红色的被罩被开水浸泡后严重掉色,水,变成血红血红的。清洗完时手已经冻得通红,没有任何知觉。

给芦荟、厚脸皮浇了水,拿出去晒晒天阳,都是自己养的植物,不想放在阴暗潮湿的房子里等待发霉。厚脸皮又叫落地生根,生命力顽强,但是怕冷,经不起霜冻、严寒。它是被同事带来的,放在仓库里无人看管,根上的几粒土已经干裂,我把它捡回来,特意跑去公园弄了些土,种下,生命才得以延续,现在已经慢慢长大了。

中午和同事一起去小区看了他买的房子,刚刚完工,还是毛坯房,水泥墙,感觉是冰冷苍白的。想着偌大的房子,几十万的代价,很多人倾其一生都只为了一座房子而奔波劳累。站在十六层的阳台上,阳光很充足,看看城市的容貌,觉得它是亲切的,但又感觉自己很渺小,非常的渺小。

一个许久未联系的朋友打来电话。问,过得怎么样?我只是笑笑说:“很好”。其实我知道,过得并不好。曾经无话不谈的朋友,如今也只是彼此的寒暄、彼此的问候几句便没了下文。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在经过时间的推移,我们都在改变,变得沉重、木讷、内敛、抑郁。

时常感觉,内心的两股力量在不停的厮打,碰撞,纠缠不清。一股是安逸,一股是冲动。我不知道走的是对还是错,假如能够带给身边的人,带给自己安逸和快乐,那就是对的。假如安逸了却丢掉了快乐,那就是错了。可我自知是不快乐的。

看见桌子上有一支香烟,放了许久,静静的躺在那里,也许它是寂寞的就像人一样,于是便点燃了,轻轻的吸了几口。我想,等你化成灰了就没那么寂寞了吧。我是从来不主动抽烟的,而此刻却觉得它并不苦涩,难闻,而是香的。淡蓝色的烟雾,置身其中,感觉到朦胧和寂寞。思绪伴随着烟雾,缭缭升起……

恩,就这样一起抽掉吧。

作者QQ:601806308喜欢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

子宫性不孕
哈尔滨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