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旅游

左小蕾人民幣匯率應該部分與美元脫鉤

发布时间:2019-06-07 02:19:04

  左小蕾:人民币汇率应该“部分”与美元脱钩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 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机制,必须首先与美元“部分脱钩”。 这是对“汇改等同于升值”实质性的否定,也是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核心的内容。欧元、英镑与日元走势一般与美元相反,如果合适选择“一篮子货币”,人民币汇率就有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稳定。以管理成本和风险小为原则,中国可以选择不同的组合。

  央行季度貨幣運行報告的一段有關人民幣匯改的文字,被業內專家視為相關政策改變的重大信號。原文是:“按照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原則,進一步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有观点认为,这或许是人民币“再次”与美元脱钩的信号之一。这个“再次”的说法有误,因为把这次思路与2005年的做法等同起来了。2005年确实有如上的宣布。但实际上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美元比重过大,比如说一些有意和无意的误导因素,演变成人民币对美元的单边渐进升值的态势,引发博弈一轮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大规模投机。热钱大规模的流入,造成了流动性过剩的货币环境,成了2007年下半年至2008年上半年那一轮通胀的主要的推手之一。实际上,牢牢挂钩美元的事实,使得“参考一篮子货币”这一重要的汇改内涵之一,变得完全没有意义。升值,同时仍然盯住美元,实际上在强化和维护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非常不利。汇率机制的改革完全与升值等同起来,形成了极大的误区,扭曲了汇率机制改革的整体概念。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2005年的汇率机制改革并未完全成功。

  这次的提法,虽从措辞上看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笔者认为不应该理解成与上次“汇改等同于升值”一样的认知,否则将延续上次的误导。

  上述观点中“与美元脱钩”的部分,是对“汇改等同于升值”实质性的否定,导出了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核心的内容。如果汇率机制真正实现“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改革,当然不会“再次”重复2005年至2008年上半年那样在压力下不断升值的尴尬,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大投机人民币的机会成本,以此缓解中国在美国主导全球经济格局下屡屡遭遇的被动局面。如果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汇率机制改革,那无疑是中国领导人的大智慧的展现。

  对“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机制改革的意义,笔者在此不想展开讨论,只想在更可操作的具体问题上提一些想法。

  首先,重新设定一篮子货币权。笔者猜想,上一次没有实现“参考一篮子”货币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在过去的设定中,美元比重大大超过其他货币。据有关计算,美元可能占外汇储备总量的接近70%。这大概与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包括石油等大宗产品都主要以美元计价和结算有关。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汇率机制,必须首先与美元“部分脱钩”。因为一篮子货币中一定有美元,而且占比重,所以与美元脱钩的说法并不准确。“部分脱钩”就是降低美元在一篮子货币中的比重。如果合适选择“一篮子货币”,人民币汇率就有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稳定。比如,人民币汇率以国际货币组织特别提款权SDR为锚,SDR由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的一个相对合理的比重组成,而欧元、英镑与日元走势一般与美元相反,人民币兑SDR的汇率由此便能相对稳定。重要的是,人民币汇率以SDR为锚,终的汇率形成机制就是真正由一篮子货币决定了。当然这只是笔者举例,以管理成本和风险小为原则,中国可以选择不同的组合。

  其次,需要深入研究“参考一篮子货币”机制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仍以SDR为例。SDR篮子中的各种货币每天都在波动。特别是在全球化的趋势下,任何一个局部或者地区的经济、政治、金融的问题,都可能演变成一个全球性问题。各主要货币之间的震荡因此会非常频繁,幅度也很大。比如近期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就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巨大动荡,致使欧元兑美元在今年前四个月贬值了14%。英镑兑美元也有大幅度贬值。人民币汇率当然也会随着篮子中各种货币的变化而变化。也就是说,人民币兑美元,人民币兑欧元,人民币兑日元,等等,是会不断波动的,每天都不一样。如果是这样,我们有必要对外汇资产管理的风险、对外投资的风险、出口企业的汇率风险,做非常深入的研究,使相关方面提前做好充分准备,适应新的汇率环境。

  其三,模拟测试一篮子货币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这是一个带着试验性质的步骤。笔者相信,如此重大的汇率机制改革,应该准备多个方案。而对各设计方案进行一定环境条件假设下的测试,环境的模拟当然是越逼近真实情况越佳。这一步的重要性在于,实际环境测试中会能够觉察运行中可能出现的风险,或者一些在“真空”设计中可能忽略的问题,或者观察到可能发生更大的系统风险,以便进一步完善汇率形成机制。更有意义的是,多重方案的设计,为我们应对类似这次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这样的全球系统性风险,保留了一份主动性。

  国人殷切希望人民币汇率机制的改革能够迈出正确的一大步。从短期来说,在人民币升值的博弈中,中国不会“再次”陷入在压力下升值的怪圈,不会再单边升值。从长期来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有利于推进资本的完全可兑换,如果选择得当,完全可以开辟出一条新的人民币国际化的演进道路。(左晓蕾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什么中药治痛经
体寒痛经怎么调理好
调经可以吃益母颗粒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