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音郭楞信息港 > 网络

御天纪 第十七章 精元之宝

发布时间:2020-01-17 03:55:04

御天纪 第十七章 精元之宝

身为一名玄师的他,自然明白一件好的灵物宝器对于玄术的帮助了,而那玄冥炉乃是精元之宝,更是对于玄师的玄术的帮助不是一diǎndiǎn的。

在这古灵大陆之上,有着不少的灵物宝器,这些不仅仅可以增强武者的实力,更是能够增强玄师的能力。

灵物宝器也是从低到高分为不少的层次的,从灵元之宝,真元之宝,精元之宝,地元之宝,天元之宝,仙元之宝,神元之宝,圣元之宝,帝元之宝。

等级越是高级的层级的灵宝对于主人的增幅也是越发恐怖了,在xiǎo石城之中,一件精元之宝的出世,便是能够引来无数的修炼之人哄抢的。

而柳家拥有一件精元之宝的消息,这只是在三大家族之中有着流传,外人知道的并不多。

毕竟,xiǎo石城之中的三大家族相互依存,彼此之间有着不少的联系。

扬家的矿产资源,不仅仅可以用来炼制灵物宝器,当炼制二元之上的玄婴的时候,更是必不可少的玄骨材料。

而柳家的灵物宝器炼制之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就像是景家的药材乃是玄术不可缺少的材料一般。

“可是,现在,柳家和扬家走的如此之近,你如果去皆玄冥炉,他们肯定不会给你的!”景雄眉头微微皱起,对于景凡的意思瞬间便是明白了过来,顿时道。

一边的景霸和席冷也是diǎn了diǎn头,目光皆是落在景凡的身上,不懂景凡的葫芦里面到底是在卖什么药。

“柳苍不借,我们可以找柳天去借!”景凡声音淡淡的道,“我从芊儿和柳衣那里知道,她的爷爷柳天并没有死,而是得了一种很为奇怪的怪病,没有人能治,如果我们能够治好柳天的病,这玄冥炉能借出来的希望那就大大的增加了不少!”

“可是……你有把握治好柳天么?”景霸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听闻柳天当年便是在炼制那精元之宝玄冥炉的时候,收到灵物宝器的反噬,心神受损,才会变成这样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生不如死,只是柳苍素来是孝子,才一直将他好生养活着!”

“没把握!”景凡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叔,直接坦言道。

对于景霸説的这些消息,他也是有所耳闻,不过,景凡却是坚信,这个世界之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之所以无解,那是没有找到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只要对症下药,一切便是都能迎刃而解了。

景霸还想问些什么,不过景雄却是率先説道:“现在你是景家的家主,所有的一切都看你的了!”

景凡看着自己的父亲,深吸一口气,diǎn了diǎn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景家的基业毁于一旦的,我这就动身去柳家!”

一边説着,景凡也是回头招呼了一声席冷玄师,嘱咐安排了几句,便是向着大厅外面走了出去。

席冷站在原地,看着那离开的少年背影,随着接触的增多,他的心中也是越发的感到庆幸,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家伙是自己的主人,跟着他混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嘛。

直到景凡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的时候,席冷这才回过神来,心中默然道:“还是先给景雄疗伤,然后按照主人的吩咐准备哪些东西吧,只是不知道主人是不是真的能够炼制出来,如果是真的,那还真叫人期待啊!”

……

离开景家,景凡便是直接来到了柳家,因为平日里景凡也是经常过来找柳衣和柳芊,所以柳家的人对于景凡倒也熟识,看到景凡过来也没有加以阻拦。

不多时,景凡便是找到了柳衣的房间。

“什么?你要见我爷爷?”柳衣那极具女性化的声音传出,其中满是惊讶之色,“不行,这个不行!”

看着柳衣一脸的怒容,景凡嘴角也是忍不住浮现一抹怪异的笑容,这个从xiǎo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哥们,如果不是咽喉下面的那一xiǎo块凸起,不相识之人肯定会以为他是一个女孩子的。

“柳大美人,这件事对于你来説,不是很难办吧,而且,目前xiǎo石城之中的状况你应该比我清楚,我不得不这么做?”景凡叹了一口气,道。

柳衣没有説话,他明白,景凡所説不错,景家现在的确是处于一个极其不利的位置上,稍有不慎便是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而他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

“你……确定有把握治好我爷爷的病?要知道,曾经我们许以重诺,去天山宗请来南宫天水玄师前来给我爷爷诊断,她都是无能为力。”柳衣看着景凡一脸坚决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她临走的时候还説,除非能有人利用强横的精神力修为在老爷子的身体里面将他那被灵物宝器反噬的灵魂印记碎片连接起来,这才能完全治好我爷爷的病,否则的话,根本就是徒劳,而能够拥有此强横的精神力,玄师修为至少是在五元玄师,你的修为达到了五元玄师,或者你的师父乃是五元玄师?”

景凡没有插话,只是静静的等着柳衣把话説完。

“説实话,我没有把握,但是一件事,如果不试试,你又怎么知道不能成功呢?”景凡看着柳衣,嘴角微微掀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缓缓道,“别人的説法永远只是他们自己的判断,我只有自己亲自见过了你爷爷,我才能给出我的想法,至于能不能治好,我现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説有,恐怕你们谁都不会信吧!”

景凡顿了顿,向前走了一步,盯着柳衣的眼睛,道:“而且,即便我不能救你爷爷,你们也不会缺少什么,可是,如果我可以呢?”

柳衣没有説话,美丽的眸子盯着景凡,就像是在审视着什么一般,半晌才叹道:“好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我父亲!”

看到柳衣终于同意帮忙,景凡心中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跟着径直来到了柳苍的书房。

剑眉,器宇轩昂的柳苍正在书桌前写字,不过,就在柳衣带着景凡来到书房门口的时候,不等敲门,柳苍的声音便是迅速的传出:“进来吧!”

景凡也是不再犹豫,径直走了进去,柳衣看了一眼景凡,则是没有説话。

“你是为了你们景家的事情来的吧!”柳苍停下手中的笔,缓缓抬头,目光落在景凡的身上,看着对方竟然没有丝毫的拘谨之色,脸上也是一片坦然沉稳,当下,心中也是忍不住一惊,暗自在心中给景凡打下了一个此子日后定非凡物的烙印。

不过,这一切别人并不知道而已。

景凡目光平静的看着柳苍,直接説明来意,道:“我的确是为了景家的事情而来,但是更重要的却是想给老爷子看病的!”

“啪……”

“什么……”听到景凡的话,柳苍顿时心中一惊,手上的笔也是不自觉的掉落在案桌之上,溅起不少的墨汁。

“你能给老爷子治病?”饶是柳苍之前高看景凡,现在看到景凡竟然当着他的面胯下如此海口,心中也是不禁对景凡的印象抹了几笔黑,当下,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

柳苍的反应,景凡一直都是看在眼里,不过却是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恭敬的diǎn了diǎn头,道:“我想试试!”

柳苍没有説话,目光在景凡的身上不停的打量着,经过刚刚的谈话,他对于景凡的也是更加的捉摸不透了,虽然话説的有些狂妄,但是处事的态度沉稳,一diǎn都不像是那些蛮横自大之人啊。

“你有几成把握?”柳苍并没有动,半晌,他才缓缓道。

“不到五成!”景凡如是説道。

柳苍眉头再度皱了皱,不到五成的把握,看似很低,但是经过之前的天山宗的南宫天水玄师前来看过之后,他就已经明白了,五成的把握,已经远远的高出南宫天水的三成把握了,要知道,当年南宫天水玄师可是四元玄师,乃是天山宗的一名首席玄师,就是不知道这些年是否再度突破。

“你想要什么?”柳苍依旧没有任何离开的动作,目光依旧是停留在景凡的身上,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喜怒之色,声音平静的问道。

景凡微微欠身,这才回道:“如果我治好了老爷子的病,借你精元之宝玄冥炉一用!”

话音一落,一边的柳衣也是忍不住一愣,他乃是柳家的长子,对于那精元之宝玄冥炉也是相当了解的,只是没有想到,景凡今天一过来便是想要那玄冥炉的。

柳苍眼中也是不禁掠过一抹意外,不过旋即便是掩饰不见,玄冥炉虽然在xiǎo石城来説,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在三大家族之中却早已经不是秘密了。

整个书房之中,三人皆是没有説话,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景凡脸色平静,目光和柳苍对视,深邃的眼眸纯净无比。

半晌,柳苍才长舒一口气,目光微垂,道:“你跟我来!”

看到柳苍松口,景凡的心里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边的柳衣看了一眼景凡,递给他一个怪异目光,不过这一切皆是被景凡自动忽略了。

穿过回廊,几经曲折,在柳苍的带领下,景凡也是终于来到了柳家的后厅,在一处阁楼之上,景凡也是终于看到了柳天。

这个曾经亲手锻造出精元之宝的老者,结局却是被灵宝反噬,导致痛苦一生。

看着那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的瘦弱成皮包骨的老者,景凡心中也是微微一紧,现在的柳天已经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如果再继续这样拖下去,恐怕活不过一个月。

如果不是柳苍孝顺,经常用一些名贵的药材给柳天进行温养身子,恐怕他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景凡眉头微皱,缓步走到柳天的窗前,抓起那因为过度削瘦而变形的手腕,用精神力感受着对方身体里面的情况,那糟糕的状态令他也是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

看着景凡的样子,一边的柳苍原本希冀的眼神一下子便是黯淡了下来,只是出于对景凡这个xiǎo子的印象不错,这才没有开口赶人。

景凡xiǎo心翼翼的控制着精神力在柳天的身体之中搜寻着,就在他感觉到棘手,准备撤走精神力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发现,让景凡也是忍不住心头一惊,旋即眸子深处有着一抹惊喜之色浮现出来。

“看来真的是天助我也啊,想不到这柳天的身体之中还储存着一个如此丰富的宝藏……”

黑龙江银屑病医院可信吗
重庆华肤医院曹长源
滨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怀化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沈阳治好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